观画记-白银文苑-文章资讯首页-本地资讯栏目首页-靖远网

靖远网

观画记

2015/11/6 11:37:03 浏览:1411 来源:原创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观画记



这几天,鹿鸣园戏台上来了几位书画家,现场作画,展现画技,交流学习,观看的人络绎不绝。

其中有位画牡丹的女画家,家庭妇女,自学成才,回民,年逾六旬,盘着发髻,中等个头,穿着红底粉花,色彩艳丽的包身裙。但她不带头帕:“我出了门,到外面去学习,要和很多人沟通打交道,探讨技法色彩,特别是要向别人请教,包上帕子明显表明自己是回民,显得保守拘谨,别人也觉得有妨碍了,怕冒犯了你,就不能和你真诚的来往了,而牡丹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是留给我们大家的。同处一块大地,同处一个家园,人和人应该有交流的。回到家我就要戴上帕子了,穿我们的民族服装,因为长辈们是有要求的,要保持我们的传统,传统是要保持的,但牡丹是我们的国宝,是我们大家的,我们都应该学习,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以我的能力,家人要我开个馆子早把钱挣下了,但我就不,我就爱牡丹,挨骂受气都能成,刁摸偷空的画,穿戴吃饭睡觉将就着都行,抢着把家务做了,变着法儿节省穿戴钱饭菜钱,偷着买笔墨纸砚,惹得老人嫌弃,小的埋怨,丈夫也是十分的不高兴,唉—”她叹一叹,似乎回忆起自己因为画画受磨难的岁月。低下头画几笔,抬起头已是热情饱满,说道:“就像年轻人歌里唱的‘爱我所爱’,这就是我的所爱,这就是我的所爱!我就是爱牡丹,白天想,夜里想,晚上做梦月光下的白牡丹花瓣摇动,好像看见了一样,一咕噜爬起来就画。” 她说一说,画一画,又说:“我可不保守,因为我体会过学画的艰难,我为什么画一会儿停下来说话,画一会儿停下来说话,一方面是我在等颜色风干,这也是画画的一种方法,有些画家就抽烟等时间,有些画家就干其它的,但他不说,我就给看画的人说了。一方面是就这么画着,要大家看为什么要这么画。你们看着,谁有啥问题,尽管问,我尽我所能,全部教给你。”她又动笔画。看的人围了一圈,细细的看,静静的听,俨然一所民间大课堂,教者是讲理论,重实践,边讲边画,讲画结合,听者看者是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各色人等皆有,不失为一场国画大讲堂。她所画的是大写意牡丹,枝干粗壮,大气磅礴,气势恢宏,色彩浓烈,很少有女画家这么画的,她的画作也是获得很多奖。铺开一张八尺宣纸,抓起笔,调好颜色,亦急亦速,大笔几挥,红花绿叶基本现形,粗枝细干过度穿插,又用小笔点出如丝如豆的花蕊,配以山石花草。花瓣颤动,绿叶摇曳,枝干遒劲,蜜蜂来了,蝴蝶来了,振翅徘徊,小鸟相互拥挤,浅斟低唱,一幅恣意张扬色彩浓烈的大写意牡丹画作就成了。谋篇布局,立意高远,具有大家手笔,不但尽显牡丹的富贵相,也显现百花之王的气魄,雍容富贵,霸气十足,哪有花瓣如此之大,色彩如此之浓烈艳丽,而又不失妩媚妖娆多姿的花儿呢?

这样的牡丹是具有开放的气度,吸纳古今的容颜,包容上下的度量,惹得众人来朝,引得众花来拜。武则天封牡丹,那只是人之做作。花自皎洁,自然出名,自然高贵,雍容之状,自是花界的修炼。

又有一位画梅花的女士,南方人,科班出身,七十一岁年纪,修体婉约,容颜姣好,不显年纪,不急不躁,“那两个老爷子嘛,就要我画这张梅花,这是我多年前画的,做的样品。”有人说:“临摹自己的,那不省事多了,不用布局不用构图,照着画就是了。”她有些不安:“关键是他要一模一样的,哪有一模一样的。”旁边的人说:“那只是那么说的,有大致的样子就成了。”她说着,思谋着,铺着宣纸,调着颜色,看着样品:“答应了就要做到,画哪能画的一模一样的,过去多年了,时间,环境,心境都不一样,哪能一摸一样。”她拿起碳条,找好角度,几笔打出大型,又抓起一支粗壮的毛笔,饱蘸墨色,调好浓淡,宣纸上右下角落笔,左侧上,斜右侧至梢,由粗到细,停笔。搁笔在砚,展开宣纸在眼前,细细端详,长出一口气,满脸露出笑意,“行了—”她得意地说着,又拿起小些的毛笔,淡上墨色,间或淡上太白,点点画画,皴皴擦擦,一会儿,笔触粗壮,苍劲有力,浓淡相宜,落着雪的梅花枝干就出来了。她把宣纸铺在身后的地上,待墨色风干,自己也休息一下,两手插着腰,来回走动,边看边思索着。看的人起初看她那么作难,这会儿又见她这么急速的画出来,都提着心:“出来了。”她说:“基本上出来了”。大家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看她怎么画。她转回身,又把画铺在画案上,调署红玫红还有太白色,准备画花瓣了。先淡太白色,再淡玫红色,笔尖淡上署红色,提笔笔尖先着纸,轻轻地按在留出的枝干之间空白处,又提笔,又按下去,三五次,一瓣飘着雪的梅花花瓣就轻轻的落在纸上,她又搁笔在砚,细细端详,又调色,藤黄太白,署红,笔尖分层淡上,轻轻地点上画蕊,花蕊既有画的线,又有点的点,线点相间,红黄白配合,飘着雪地花蕊跃然纸上,她搁笔在砚,站起来,歪歪着头扭扭身子,得意之心溢于行色。笑逐颜开,喜形于色,“好了,这就能画了,”围着看的人,这下也长出一口气,“哦呀—这么样子,”“像雪落在自己身上了,”“感觉像下雪了,”“冬里下雪还有这么红的梅花呀,”“这么红的梅花让雪给冻住了,”“冷森森的感觉,”她把画用夹子夹住,挂在身后的墙上,自己细细端详,站在面前,两手叉着腰,来回走动,时而贴近时而退远, “啊,这就能画了,”“这下找着感觉了,”她把画取下来,铺在画案上,坐下来,凝神静气,心无旁骛,调墨淡色,画起来。画完了枝干花瓣,站起来,提起一只中笔,沾水淡太白色,笔肚满含淡太白,高抬笔,顿顿点点,雪花落在枝干上,落在花瓣上,落在花蕊上,也落在天空中,大雪飘飘洒洒,摇摇曳曳,妖娆着落下。一幅雪中梅,彰显在眼前,画面清晰,围观的人,“唉呀,还要下雪,”“雪还要下,”“雪正在下”“正下雪的时候,花才红呢,”“下的雪把花儿的颜色都冻住了,”她搁笔在砚,收敛着气色,挺腰抬头,翘着嘴角,眼角眉开,一脸笑意。站起来,把画挂在后面的墙上,两手叉着腰,来回走动,细细端详,众人也凝神静气细细端详,“几十年的功夫了,今儿画的高兴,感觉也好,不是收了人家的定金,我都不想卖了,”她说着,有羞怯之态,满含笑意。

“成了,成了,这就画成了,”忽然一人惊喜地说着,“啊呀,成了—”众人看时,见一半百老者,着白衫,隐于众人身后,双眼紧盯梅花图,趋向前来,张手扶住梅花图,女士说道:”您来了,”老者说:“来了,我早就来了,在后面看着您画,怕打搅您呢,”女士说:“您真是理解呢,您要在跟前,我还不敢画了呢,也画不了这么样子。”众人退后,看他们两人说话。

她的大幅画作雪中梅,墨色梅,枝干遒劲,苍劲有力,花瓣艳而不妖,整幅画作构图大气又轻巧,筋道有力,敛而不恣意,所画葡萄晶莹玲珑,颗颗恰似带着露珠儿,剔透,晶亮,逼真,翠色欲滴,惹人馋涎,给人张口欲吞之感,笔触细腻,画面清晰,颜色鲜亮。她也画小幅画作,时而挥洒,一蹴而就,时而细圈细点,精致周到,淡而轻盈,。画虾画鱼画鸟画各色小花配以山石草虫,野花山水小桥,还有人物,画面小巧玲珑,色彩轻莹飘渺,艳而敛,媚儿不俗,婉约灵秀又雅致,多姿多彩。

“我这是小写意画,随手就来,修身养心,大幅画的累了,就画小画,小画可以练笔,也可以休息。“

另有画山水的男画家,高个,长脸,头发已稀疏,缺着牙齿,说话漏风,形神飘逸,笑容呵呵。他多时严肃的静静的画,他的山水画,轻淡素,平而无奇,注重画水,多以水为主。水也妖娆,水也妩媚,水面飘着淡淡光,水面飘着淡淡的气,似有灵光闪烁。有人问了,就抬起头,就满面笑容了。“大家多大年纪?”有人问,他抬头看看笑笑回答:“七十五了!”说出“五”字,赶紧收住嘴,缺了牙齿,漏风,表达不清。“一个人出门啊?”他说:“老伴还没来,过几天才来。”“画画能长寿,咱们这些人这个年纪,都要人端茶倒水的伺候了,还出门?”“说啥呢,还不是懒的。”他画的画,是山水,有山有水,有舟有亭,显有人物,山是高远的山,有雾笼罩,水是近处的水,清淡明亮,涟漪鳞鳞。水中有山一样高的山的飘渺倒影,远看水面是一条线,线上是山,线下是山,太阳出来了,朦胧的山雾缠拢着蒙蒙的山,袅袅婷婷,扭扭捏捏,向着太阳,线下的山随着线上的山,线上的雾,东施效颦,袅袅婷婷,扭扭捏捏,终究不是线上的山,羞怯的向水中望去,一幅蒸腾气象。看画画的人多,忽然有人说:“你画是的圈圈点点,棍棍棒棒,鸡爪爪。”他吃惊了,停下画笔,十分认真的看:“没有呀?不是啊?”“怎么不是呢,滚滚棒棒是树杆杆,鸡爪爪是树叉叉,圈圈点点不是树叶叶吗?”众人先是怔住了,这么样的画,这么样的画家画的画,怎么是棍棒鸡爪圈点呢?画梅花的女士说道:“可不是么,鸡爪到嘴里就是吃的了,棍棒圈点鸡爪放到纸上,那就是树了,不信仔细看,这就是画,这就是画家。”大家凑近仔细看,可不是吗,老画家这才舒了一口气,“哦—”呵呵笑笑,继续他的画。“还真的像,”“到近处看,还真的是。”“画原是这么个的。咱们这些俗人,知道啥呢,”“咱们鸡爪是吃到嘴里了,人家的鸡爪画到纸上就是画了,”“咱们的棍棒烧火劈柴,当支架,咱们的树叶沤肥煨炕扫垃圾,人家都当宝贝画到纸上去了。”“咱们这些人就知道出两把臭力气,还一天牛哄哄的上天呢。”“不要比了,赶快看人家咋把鸡爪子画上去的。”老画家画着听着,时不时停一下,想一下,说一下,笑一下。

老画家还画鱼,鲤鱼,所谓“三笔一条鱼”。一枝笔锋修长的毛笔,笔肚饱蘸色彩,右侧顿一下,一笔,左侧顿一下,二笔,是为鱼头,鱼头后面压侧笔左弯或右弯,或上弯或下弯,由重到轻,由粗到细,三笔,是为鱼身,一条墨色,红色黄红色,赭红色或赭黄色的鲤鱼就显现了隐约的身段,再轻点几笔鱼嘴鱼尾鱼肚鱼须,再点几笔水草,水纹,一条鲤鱼戏水图就灵动的显现在眼前,或几条鱼一簇,静静休憩,窃窃私语,或几条鱼前呼后拥,追逐嬉戏,或单条鱼,摇头摆尾,行色匆匆,寻寻觅觅。似乎看见水面翻腾溅起的浪花,听见鲤鱼嬉戏玩闹切切私语的声音,无水而动,无影而声,活灵活现。

鹿鸣园戏台上,十多天了,画家们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美化生活,装点山河日月。每天作画,每天卖画,每天谈画。买画的人看画的人,每天来了去了,又来了又去了。能买的买到了,能看到看到了,能画的画到了,都有收获。


分享到:

0条评论

网友留言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