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对当今世界的危害,我们对于恐怖主义的几点错误估计-生活百科-文章资讯首页-本地资讯栏目首页-靖远网

靖远网

恐怖主义对当今世界的危害,我们对于恐怖主义的几点错误估计

2015/11/16 9:41:22 浏览:326 来源:网络综合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恐怖主义对当今世界的危害,我们对于恐怖主义的几点错误估计


我们对于恐怖主义的几点错误估计


      从巴黎惨痛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看,恐怖主义的危险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在呈现加剧趋势。我们中国自己万万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认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只是剑指西方,而与我们无关。事实上,新疆“七五事件”并没有离去我们有多久时间。因此如何与世界各国政府、人民一道,深刻反思反省和研究从根本上铲除恐怖主义根源才是正途。坦率而言,在对待恐怖主义的问题上,我们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多年来还是存在一些模糊甚至是错误认识的。
     首先,我们在恐怖主义的认定上,与国际主流社会的普遍看法存在明显差异。比如,在对待萨达姆、卡扎菲和阿萨德等伊斯兰国家恐怖主义政权方面,尽管这些政权(政府)在对待反对派、普通民众和国内少数民族等都犯下过滔天罪行。只是因为这些政权有反美反西方的倾向,我们便囿于“尊重各国主权”的传统观念,而不能够接受国际社会已经普遍认可了的“人权高于主权”的新观念,进而反对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对于上述政权的摧毁和制裁。好在,我们也仅仅是口头反对而没有付诸于更多实际行动,所以在伊拉克、利比亚战争(解放)后,仍能够保持了与两国政府和人民的正常关系。
     其次,我们在对待巴勒斯坦巴解(阿拉法特创立并领导)和哈马斯等组织领导的恐怖活动方面也给予了过多的宽容甚至赞许。尽管在我们改革开放后的1992年与巴勒斯坦和伊斯兰国家的宿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我们仍然在感情上更同情巴勒斯坦人民,因此对于阿拉法特领导的巴解组织,以及用各种暴力反抗以色列的哈马斯等不仅在道义上公开支持,甚至物质上也给予过帮助,阿拉法特生前多次访华,我们都以国家元首的礼节来接待。而事实上,阿拉法特也好,哈马斯也好,都曾经制造过许多恐怖事件,并且都遭到了国际社会普遍的谴责和唾弃。而我们却从未公开谴责过阿拉法特和哈巴斯。
     还有,对于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各类恐怖组织(如本拉登基地组织、塔利班、ISS伊斯兰国等),我们反对的态度还是基本鲜明的;但在国际反恐的舞台上,我们基本上停留在口头上,尚未投入实际的行动。目前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在叙利亚正支持打击以ISS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组织,且有显著效果的关头;俄罗斯出于解救阿萨德政权的目的也加入到打击行动中。而中国,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至今还在处于观望中。个人预测,归根结底,好像我们还是抱着“伊斯兰极端势力剑指西方,与我们无关”的想法在起作用。
   另外,对于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我们似乎也存在着模糊或者错误认识。比如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是经济原因,尤其是贫富差距导致了恐怖主义。而世界上的贫穷国家恰恰不是伊斯兰国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恐怖组织领导人和骨干力量都不是穷人出身,本拉登出身沙特大富豪家族。又比如我们认为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插手中东事务,发动伊拉战争、阿富汗战争 、利比亚战争导致和加剧了恐怖主义危险;事实上洛克比空难、911事件、屠杀库尔德人等恐怖主义暴行都是发生在战争之前,难以想象如果没有反恐战争的胜利,世界性恐怖主义更会猖狂到何种程度,人间惨剧更会发生多少。而且,中国没有参加过一次反恐战争(持反对立场),但也没有阻止住新疆七五事件发生;俄罗斯更是坚决反对美国的反恐战争,国内由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动的恐怖事件也发生过多起。个人以为,发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原因),可能主要不是经济的,也不是政治的,而主要是文化、文明冲突的结果,即伊斯兰文明中的极端保守部分,与现代文明的冲突结果。也就是亨廷顿教授所言的“文明的冲突”。
   最后,对于我们自己境内的恐怖主义危险,固然一向十分警惕,且采取了强硬手段加以应对,但基本是关门反恐。我们总还是认为国内反恐是自己的事情,至多与俄罗斯,以及上海合作组织国家来讨论。而与美国、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合作联手反恐,则没有先便例。当然,美国911事件发生时,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第一时间向美国布什总统致电慰问表明立场;此次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中国最高领导人也很快表达了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严正立场。众所周知,恐怖事件虽然发生在一些个别地方、个别国家,却是世界共同的危险;而且恐怖组织几乎都是跨国犯罪组织,恐怖主义思潮也是世界性的一种极端思潮。中国概莫能外。新疆“七五事件”本身就有很强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国际背景,因此我们搞关门反恐的想法和策略显然是不合适的。我们既需要与俄罗斯和上合组织国家合作,可能更需要与美国等西方主要大国来合作。

(刘明清写于2015年11月15日)




恐怖主义对当今世界的危害(来自百度文库)


恐怖主义是实施者对非武装人员有组织地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通过将一定的对象至于恐怖之中,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长期以来,恐怖主义以其血腥的暴力活动为显著标志,在世界许多地区制造混乱,造成社会的动荡不安。“9·11”事件更是使这种活动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它以空前的破坏力、冲击力和影响力成为影响世界稳定和地区安全的首要威胁与影响和平发展的强大阻力,被视为“21世纪的政治瘟疫”和地球面临的“十大危险”之一,已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重视。一、恐怖主义的表现形式1.暗杀,如1995年11月以色列总理拉宾在集会上被犹太极端分子刺杀身亡。2.劫持人质,如2002年10月莫斯科重大劫持人质案。爆炸伦敦“77”地铁爆炸案。3.劫持交通工具,如美国“911”事件。4.武装袭击,如1997年9月开罗市中心博物馆武装袭击案。5.生化武器,如1995年日本东京地铁的沙林毒气案,美国炭疽邮件事件。二、恐怖主义的产生的原因和特征(一)恐怖主义的产生的原因   1.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冲突让位于种族的与宗教的以文化价值为分界线的冲突。这种冲突是孕育国际恐怖主义的温床;   2.西方文化价值与东方文化价值的冲突是造成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催化剂;3.由于恐怖主义具有深刻的社会因素,不仅掺杂着种族、民族、宗教、领土争端等诸多并不是短期内就能解决的问题,而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帝国,不断推行“一超独霸”的战略,更加激化了各种矛盾,引起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弱小的不发达国家的不满与仇恨;

4.全球化使经济不发达的穆斯林国家愈益贫穷,伊斯兰恐怖主义是阿拉伯国家从石油聚敛的金钱与赤贫的政治与文化落后的穆斯林国家结合而生的怪胎;
   5.美国亲以色列的中东政策激发起阿拉伯国家的反美与反犹情绪,这种反美与反犹情绪在原教旨主义中找到了极端的反映;
   6.有些穆斯林国家教育极不发达,对青少年的教育大部分由宗教学校免费提供,而这种宗教学校正是灌输原教旨主义和圣战思想的基地,正是驱使穆斯林青年追从宗教狂热的基地。

(二)恐怖主义犯罪的特征

1.国际性。一方面,恐怖活动,尤其是国际恐怖活动多由恐怖组织策划实施。这些恐怖组织有的势力庞大,渗透到多个国家或地区;有的为共同或类似的信仰所指引,彼此在不同国家或地区间遥相呼应,加强了恐怖活动的国际性。另一方面,现代社会的全球化也为恐怖活动国际化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条件,如国际化通讯使犯罪分子能够跨越国境在世界范围内有效地进行恐怖犯罪。

2.普遍意识形态性。恐怖活动本身并不是目标,它只是一种手段,犯罪分子会不惜任何代价去实现其犯罪的根本目标。在国际恐怖主义事件中,行为实施者之所以诉诸暴力恐怖行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动机,即在政治、宗教、民族等情感的驱使下或为了达到其特定的政治、宗教、民族等目标而使用暴力恐怖手段。

3.活动手段暴力性。国际恐怖主义犯罪是为了“制造恐惧和惊慌以影响公众情绪,以求影响国家、政府内外政策”,为此恐怖活动的实施者必须借助极端暴力活动或暴力威胁。这种“暴力性”在人群引起巨大反应并给人们极为深刻的印象,因此它虽然不是恐怖活动的本质特征,但却足以成为最明显的特征之一。

4.犯罪形式多样性。国际恐怖主义犯罪并不是一个具体的犯罪,而是一类犯罪的统称,其行为方式主要是暗杀、绑架、爆炸、破坏等。这类犯罪具体包括侵害应受国际保护人员罪、劫持人质罪、劫持航空器罪、海盗罪等,形式多样。

5.高度的组织性。国际恐怖主义犯罪活动往往以严密的组织形式出现,它往往是专门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组织发起和策划的,即事先经过精心策划和严密的准备工作,在实施中也往往有某种摇控指挥或其他人的密切配合,实施后也有专人负责逃跑藏匿的安置工作,因而其具有高度的组织性。

三、恐怖主义的危害   虽然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人只是极少的一小撮,但由于恐怖活动所具有的特性,使它所造成的危害远远大于普通的刑事暴力犯罪,并影响到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国际关系等各个领域。   (一)恐怖主义危害不因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员减少而缩小。恐怖主义既不同于普通刑事犯罪,也不同于常规战争,它是一种“以小搏大”的极端不对称的暴力活动,通过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或交通工具里放置炸弹、大规模劫持人质、使用汽车炸弹、用导弹袭击民用航空器等方式实现。在这些恐怖活动中,同它们所造成的伤害与影响可以说难以成比例,其危害不能仅仅因其人员的减少而放松警惕。   (二)恐怖主义危害仍在不断扩大。常规恐怖活动已经显示了它的杀伤性与破坏力,每年死于恐怖活动的人数有增无减。恐怖主义无视人类的任何道德规范,不受任何国际法约束,因此,它追求最具轰动、最具血腥、最具影响的各种恐怖活动方式,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直是其寻求使用的手段之一。随着国际社会的日益开放,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恐怖分子得到制造包括核、生、化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技术和制造材料的途径与方式也越来越多,而一些恐怖组织逐渐超越传统,尝试全球定位系统、移动电话、寻呼机等高科技带来的恐怖效应。此外,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设施也处在恐怖活动的威胁之下。   (三)恐怖主义危害还在于它造成大范围的心理恐慌,影响经济发展。恐怖主义主要特征有二:一是以滥杀无辜来追求更大规模的血腥效果;二是力图制造更大范围的恐慌效应,尤其是因心理恐慌而产生的负面效应是全方位的:一是对政权的稳定有所影响,有时甚至造成政府的更迭;二是造成社会一定程度的动荡不安,人人自危;三是妨碍正常的工作与生活秩序,一遇到事件便与恐怖活动相联系,造成交通中断、工作停止等状态。四是恐怖主义的危害还在于恐怖活动的放射性作用,极大地阻碍了经济的发展。表现一,通过各种类型的恐怖活动,增加社会安全成本。为防范恐怖袭击,各国都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各种安保措施。这不仅使得人们工作生活的各种快捷途径大打折扣,而且这种安全成本也使其他经济活动的效益有所下降;表现二,直接对经济构成冲击。“9·11”事件既造成了2800多人的死亡和巨大的经济损失,也使美国笼罩在恐怖阴影之下,一时间草木皆兵。此次事件除对经济的直接影响外,间接影响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估计。   (四)恐怖主义危害日益全球化。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信息化、多极化稳步发展。在此状态下,世界各国的联系更加紧密,相互依赖性更是不断加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意味着各国的脆弱性增加了。这种脆弱性的实质,是指威胁国家安全的跨国因素增多,而恐怖主义就是其中最突出的因素之一。我们看到,尽管恐怖活动表现出一定的区域性热点,但恐怖主义的全球化使得其危害的全球化现象尽显。“9·11”事件虽只是针对美国的恐怖活动,但却对整个世界产生了十分重大的影响。据联合国估计,此次事件将使世界经济发展放慢1个百分点,损失高达3000多亿美元。在2800多死亡人员中,涉及的国家多达几十个。由此可见,虽然恐怖攻击主要针对特定国家和目标,但其他恐怖主义活动则有可能在世界各地进行。由于以往忽视这一点,使恐怖主义问题造成了许多国家之间的摩擦。这种摩擦不仅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有,就是发达国家之间也有,而且这种摩擦现在仍然存在。四、防范恐怖主义的对策

反恐一项复杂的工程,这需要以联合国为框架,建立和完善全球性的反恐斗争合作机构恐怖主义严重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是国际社会的一大公害。反恐斗争既是一项长期的任务,以彻底解决恐怖主义问题。一是国际社会应加强对话和磋商,在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基础上共同应对恐怖主义,同时也应争取各种有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包括宗教机构)甚至各国民众,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扩大国际反恐统一战线;二是联合国的要充分发挥主导作用,积极协商构建反恐国际公约,共同遵守当代国际法律新秩序,在联合国的轨道上采取恰当行动,打击恐怖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三是反恐联盟应尊重各国不同的文化背景、宗教信仰和发展模式,在竞争比较中取长补短,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决不能将恐怖主义与特定的民族或宗教混为一谈,应证据确凿,目标明确,避免伤及无辜,任意扩大打击范围,不能对打击恐怖主义采取双重标准,不能借反对恐怖主义推行别的影响世界和地区稳定与发展的政治意图。四是无论恐怖主义发生在何时何地、针对何人、以何种方式出现,国际社会都应共同努力,坚决予以谴责和打击,努力消除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五是各国应根据国际反恐领域新动向,不断制定新的应对方案和措施,积极投入和参与国际反恐斗争,同时要站在战略高度,洞察和把握国际反恐领域形势的变化对整个国际关系格局演变带来的直接和间接影响,趋利避害,有所作为,主动抓住机遇,推动国际形势朝着有利于我国和国际社会最大安全利益的方向发展。




分享到:

0条评论

网友留言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