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纪录片《黄河S湾秘事》《金印之谜》拍摄脚本-靖远信息-文章资讯首页-本地资讯栏目首页-靖远网

靖远网

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纪录片《黄河S湾秘事》《金印之谜》拍摄脚本

2016/2/29 17:06:36 浏览:2449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纪录片《黄河S湾秘事》《金印之谜》拍摄脚本


(2013-11-13 21:36:51)

白银电视台  赵晓林  13909438262



【正文】:一枚发现于丝绸古道沙河里的黄金印章,引发了两个家族怎样的恩恩怨怨?一支蒙古帝国的皇室后裔,为什么躲藏在黄土高原的大山深处?曾经变换了无数主人的小小金印,见证了怎样的民族大融合?

请收看《探索·发现》即将播出的系列片《黄河S湾秘事》第三集《金印之谜》。

【正文】:1939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在甘肃省靖远县的一个河谷里,走着一个小男孩,他手里拿着一把铁铲打猪草。突然,铁铲碰到一个硬东西。他挖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金属的小骆驼。

这个男孩名叫赵仁普,当时只有9岁,他压根也不会想到,被他挖出的这个小骆驼是黄金铸就的,他更不会知道,这竟然就是价值连城的的羌王金印。

羌王金印。通体为纯黄金铸就,长宽约4公分,下方为四方底座,上方为骆驼跪像。羌王金印也叫驼纽金印,属于国家一级文物,现保存于陕西省博物馆。

【同期声—陕西省博物馆—学者】:羌王金印,顾名思义就是羌族的一个王的印章,金,黄金。这个印本身的材质是纯黄金的,所以就很贵重。更为重要的是,它有1700?多年的历史,是魏晋时期西部的羌民族的一个王持有的印。印上有汉字:羌王归义印,归义,就是归顺了汉人。说明了羌民族向汉人过渡、汉化的过程,是民族融合的一个见证。

【正文】:从地图上看,发现羌王金印的靖远县大芦乡,它东临屈吴山,北靠黄河南岸,西接古丝绸之路。黄河在这里以258公里的长度形成了一个S形湾。天然的渡口、优质的河谷绿洲,集中在这个区域。屈吴山是一个大牧场,远古时代的羌人生活在这里。他们从屈吴山到丝绸之路进行商品交易,而发现羌王金印的大芦乡正是羌人从屈吴山到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羌族是我国古代一个影响深远的少数民族。商周时已遍布甘肃、青海、新疆南部和四川西部一带。魏晋南北朝至唐宋时期,羌人居住分散,多以游牧为主。羌人与各族的融合并没有在魏晋时期的纷纭战火中完成。为了安抚羌人,中原政权多次册封羌王首领。到了宋代,党项羌人建立西夏政权。宋代以后,羌人逐渐分化并与周边各族融合。现在,古羌人的一支后裔分布在四川岷江上游。

【同期声—西北民族大学教授—徐德华】:现在的羌族,在四川甘孜、阿坝州一带,有关羌族的文字记载很多,但是历史上的遗物却很少。所以说,这个金印,它的研究价值很大,能证明羌族就是在当时的中央政府领导下的,这个印是中央政府赐给他的,不是说他自己铸造的。研究历史,要有佐证,要有历史遗迹,羌王金印,它能够可靠的佐证这个事件发生过,这个时代存在过,这些人类存在过。发现羌王金印,主要在于研究它的历史价值,挖掘它的文化内涵。

 【正文】:王之涣《凉州词》中写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唐朝沿袭了“张国臂掖,以达西域”的政策,开疆拓土,使得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交流达到全盛时期。在多元文化并存的背景下,河西走廊的羌人进一步发展壮大。其中有不少渡过黄河,向东迁移。

古时候,位于黄河东岸的靖远县境内有大量的羌人生活。现在,在靖远民间,葬礼上多用活羊来做祭祀品,在羊头上撒上水或者酒,等羊把水或者酒抖动下来,这就意味着已故的人把这只羊已经收下了,靖远人叫“领羊”。“领羊”不是汉人的习俗,这是古代的游牧民族沿袭下来的。

羌族,这个古老的民族,曾经生活在甘肃中部,黄河从这里流过,千百年来,游牧民族和中原王朝在这个神奇的黄河S湾里锋芒相对,发现羌王金印的地方,就在这个黄河S湾的东岸。

【同期声—甘肃省考古研究院—教授】:白银地区,无疑是中华古文明交融交汇的一个十字路口。我们这样推理:白银黄河段以东是以陕、豫、鲁中原腹地为中心的农耕文化,黄河以西是以河西走廊、祁连山、天山、昆仑山等西域风情为特点的古游牧文化,黄河白银段以北是以古代西夏、金、辽政权为核心的草原文明,以南则是吐蕃、羌、戎活动的青藏高原及川北高原。这是一个大的文化版块交融碰撞的地方。所以,这个印是古代西北少数民族发展的一个物证。羌民族在西北地区历史上的政权消失了,但是羌王用过的一个金印流传了下来。

【正文】:从此,羌王金印、驼纽金印的字样便多次出现在当地的史志书籍中。

我国晋代封王者,多用驼纽金质印。这枚归义羌王印的主人,已无从考证。今天,人们只能简单地推断,此印为两晋时期晋王赠给羌族首领的官印而已。

古代的印章大都由其所有者随身携带,或者佩于腰间,或者系于手臂,因而在印章顶部钻有圆孔,以便用绳子穿系。随着人们爱好的不同,有的人在印章顶部铸制或雕刻简单的装饰,于是印纽便由此而来。

驼纽印多见于东汉至两晋十六国时期颁发的少数民族官印,东汉时较为写实,驼的五官及毛发铸刻清晰,易于辨认,但魏晋时期的驼纽,则变得趋向写意,造型简单。一般写“汉”或“晋”字,然后再写“归义”某某王。所谓“归义”,就是汉晋政府给予其统辖的边远少数民族首领的一种封号。

印章不仅是持信之物,更主要的是权力和身份的象征。汉代即有官印制度,而且对玺印的文字数以及官职名称,特别是对印的材料、绶带、纽制都有严格的规定。常见的是铜印,铜印有青铜、红铜、黄铜、鎏金铜等不同铜质之分。宋以前的印章绝大多数为铜印,主要分成官印、私印两大类,若再细分则还有殉葬印、宗教印及烙物印等杂用印。金银是贵重金属,所以金银印章不是普通人所能使用的。

从汉朝开始,已有授给羌人首领的“汉归义羌长”印,新疆曾出土过这一类的印。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了大量颁给羌民族的印,甘肃省西和县曾出土跪羊式单孔纽“晋归义羌侯”印和“晋归义氐王”印,研究者认为这些印是晋武帝泰始元年,公元265年,以后颁发给甘肃西和、礼县一带的羌族或氐族部落酋长的,现存甘肃省博物馆。

靖远发现的“晋归义羌王”金印,与上述印章同出一辙。所不同的是,该印为纯黄金铸就。

黄金骆驼印,不菲的身价注定了它命运叵测。而它奇特的造像似乎也注定了它被人摆布的宿命。2009年,靖远县志办主任杜树泽的一个发现让羌王金印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同期声—靖远县县志办主任—杜树泽】:民国34年,也就是1945年,当时有个有名的诗书画家,甘肃靖远人范振绪,他主修了一部《靖远县新志》手稿,手稿中有这样的记载:说羌王金印是1939年靖远县大芦乡,一个叫宋廷魁的人在沙河中捡到的。在现有的靖远的诸多史料志书中,都记载了宋廷魁在中沙沟捡到金印的事情。既然各种资料上都记载是宋廷魁捡到金印的,大家也就确信无疑。但是2009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这个人姓赵,他说,当年捡到金印的不是县志上记载的宋廷魁,而是他父亲,叫赵仁普。

【正文】:到底是谁捡到了金印?已经载入史册的事情,怎么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杜树泽决定到当年发现金印的地方去探个究竟。

【同期声—中沙沟村民—赵广维】:(杜树泽和村民交谈)咱们这个村子上的人都知道,羌王金印是我大爷赵仁普在沙河里拾下的,这个事情我小小的时候就知道。

【正文】:中沙沟的村民反映说,当年捡拾金印的确实不是宋廷魁,而是赵氏家族的赵仁普。既然捡拾羌王金印的是赵家人,那么为什么民国年间的《靖远县志》中要记载成宋家人呢?在杜树泽的调查过程中。一个更大的秘密浮出水面。这个结果让杜树泽大吃一惊。

【同期声—靖远县县志办主任—杜树泽】:中沙沟出了三样跟蒙古人有关的东西,一个是羌王金印,一个是蒙古人的腰牌,一个是中沙沟流传的蒙古王的传说故事,这个中沙沟确实隐藏着很多秘密,还有很多村民反映说,羌王金印虽然是赵仁普捡拾的,但是金印本身就是赵氏家族的传家之宝,赵仁普捡到的,就是自家遗失的一个宝物。羌王金印是赵氏家族的一个传家之宝。

【同期声—中沙沟村民—赵广维】:咱们羌王金印确实是赵氏家族的一个传家之宝,赵仁普当年捡到金印确实没假,但是赵仁普捡到的还是自家的东西,这个金印就是赵氏家族的传家宝,实际情况就是赵氏家族吧这个传家宝在哪一世上弄丢了,到了赵仁普这个时候又捡回来了,当时整个中沙沟都是赵家,赵家的东西丢了,让赵家自家的人捡到并不奇怪。

【正文】:在甘肃中部一带,很多人都知道,赵氏家族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家族。他们原本不姓赵,而是蒙古人。生活在靖远中沙沟、会宁黑虎岔一带的赵姓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就是元代蒙古皇室贵族一个叫昴空的人。

【同期声—靖远县县志办—杜树泽】:在发现羌王金印的中沙沟一带,赵、宋两家都是当地的大户。因为金印的事,他们两家曾经打过官司。宋家人说,金印是宋家的祖先,一个叫宋可敬的将军从皇宫里带出来的,宋可敬确有其人,但是,是不是从皇宫里带出了金印没有证据。而赵氏家族的人坚持说羌王金印就是赵氏家族的传家之宝,是他们的祖先蒙古王爷昴空的随身佩戴的宝物。金印的来历,是蒙古军队在战斗中抢夺而来的。

【同期声—西北民族大学—徐德华教授】:因为当时在元代,强盛的时候,蒙古民族向南不断扩张,有三种可能,一个就是作为掠夺,就是蒙古的铁骑征服了羌人,赢了,就抢人家东西,羌王金印是蒙古人的战利品;也有可能是当地的羌的上层官吏为了表示接受蒙古人的领导,表示接受成吉思汗的领导,把汉人给他们的羌王金印献了出去;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买来的,通过金钱交换。

【正文】:那么,如此价值连城的“金印” 到底是谁的?这个黄金骆驼从哪里来?最后流落到哪里去了?围绕羌王金印,赵、宋两家有着怎么的恩恩怨怨?作为汉人姓氏的赵家,他们的祖先为何又是蒙古人呢?种种疑团笼罩着羌王金印,使它的身世变得神秘起来。

2010年5月,杜树泽再次来到靖远县大芦乡,探寻羌王金印的身世之谜,这一次,他能不能就此揭开黄金骆驼的神秘面纱呢?

【正文】:中沙沟是一个深居大山的自然村,村子沿着一条干枯的古河床散乱地铺开,古河床形成的沙沟两边种植着大面积的西瓜,这一处斜坡,据说就是当年发现羌王金印的地方。

【同期声—村民】:当年捡拾羌王金印的人,不是地方志中记载的宋廷魁,而是我们中沙沟赵仁普。这个事情,你问村子上的大人娃娃,村子上的人都知道。

【正文】:经过多方打听,杜树泽终于找到了赵仁普的家。赵仁普老人已经于2007年夏去世,他的老伴,今年76岁的宋之芳身体健康。

【同期声—宋之芳】:我们老汉活着的时候,经常给我讲金骆驼的事情。那一年,他才(赵仁普)9岁,就在沟里给猪拔草着呢,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拾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只骆驼,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子的。就栓了个绳绳挂在脖子上耍着呢。

【正文】:赵仁普有个亲戚叫宋永福。1939年春节期间,宋永福到赵仁普家串门,他对赵仁普手里的小骆驼产生了兴趣,他给赵仁普的父亲赵耀堂说,这个骆驼份量不一般,可能不是一般的铁或者铜,会不会是个值钱东西,在孩子手上丢了咋办?他拿去找人鉴定一下,看能值多少钱。当时赵仁普的父亲赵耀堂并不知道这就是自家的传家宝,就这样,羌王金印从赵家人的手里转移到了宋家人手里。

宋永福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找谁去鉴定其实他也心中无数。当时大芦一带的大户人家就是葵蒿里(地名)宋家三老爷,宋家三老爷富甲一方,威震南乡,他和社会上层交往颇多,当时甘肃的国民议员、书画大师范振绪和他有很深的交往。宋永福想,葵蒿里宋家三老爷见多识广,在兰州和西安也有不少朋友,这样,宋永福怀揣金印找到宋家三老爷。

宋永福把这个造像奇特的骆驼给了宋家三老爷,谁知,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宋家三老爷端详片刻后,一本正经地说,这个骆驼是宋家的,是宋家祖上清代将军宋可敬的,骆驼是皇家的东西,只有宋可敬才有这样的稀世之宝。这是我们家的东西,谁知有一年土匪来了,宋家老爷的二姨太躲土匪的时候藏在中沙沟的窨子洞里,慌乱中把身上最值钱的金骆驼给丢了。宋家三老爷一幅惊喜和疑惑的样子,反过来问宋永福,你是如何拣到我们家的东西的?

这一问,吓得宋永福出了一身冷汗,这个金骆驼果然非同一般。看着宋家三老爷

宋家三老爷是个惹不起的人物,宋永福再也没能要回来这个金印,他哭丧着脸给赵家说了三老爷“抢走”金印的经过,当时的赵家人穷心散,赵仁普的父亲赵耀堂去了几次宋家三老爷家,也是无获而返。到了宋家三老爷手上以后的金骆驼就再也没能回到赵家人手里。后来,据说解放前夕,宋家三老爷的儿子宋建德当了民国时期的大芦镇长,就是这个金骆驼换来的。

豪夺? 还是交易?

当时,正是新中国成立之际,全国面临解放,中沙沟开始打土豪分田地,贫下中农翻了身。赵仁普的父亲赵耀堂一纸诉状把宋家三老爷告到了区委,要求归还属于赵家的金骆驼。

解放前,赵耀堂、赵仁普父子都是老实巴交的穷人,见了有钱人家都是低头走路。新中国成立后,有上面来的干部撑腰,赵耀堂请人写诉状,他要替自己讨回公道,要求宋家三老爷按照当时的黄金价格给他赔偿。官司打赢了,判宋家三老爷给赵家赔偿,但是这时的宋家三老爷已经家庭破败,无力执行法庭判决。

【同期声—赵仁普老伴—宋之芳】:听说,解放后到土改的那年,宋家给我们赔了几个钱,可是这些钱连一袋子粮食都换不来。金印在我们的手里就这样丢了。

那么,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金印本来就是赵氏家族的传家之宝,金印被大人不小心遗失,又幸而被自家的孩子拾获,然后再流落到宋家人手中,从此便传到外界。

赵家到底是什么来历?赵氏家族的人手中何以有如此神秘的宝贝?为什么在他们生活的中沙沟能出土这样神奇的器物?种种猜测、重重谜团。

我们先从赵氏家族传奇的身世说起。

原来,赵氏家族是元朝蒙古皇室后裔。始祖昴空是蒙古军队中手握重权的蒙古王,金骆驼的拥有者赵仁普是昴空19世孙。

公元1367年,朱元璋领导的农民起义队伍在元朝蒙古人统治的中国大地上迅速壮大起来,起义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挥师横扫黄河两岸,这些充满理想的农民勇士很快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元朝蒙古势力被迫退向西北。

蒙古人的江山气数已尽,这是1365年的冬天,元朝的统治实在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各地的农民起义军把蒙古军队分隔成数块,三狼济王、蒙古王爷昴空的部队节节败退,被起义军从黄河中下游逼向黄河上游,战火愈烧愈烈。

公元1368年,农民起义军把蒙古军队赶到西北的长城脚下。同年,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建立了中央集权的明朝廷开始号令天下,征讨“鞑子”。

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明将徐达、常玉春奉命开始西征,在甘肃定西到会宁的关川河一带,徐达和蒙古军进行了一场长达7天7夜的恶战,蒙古军数万人做了徐达的刀下之鬼。元军主帅扩廓铁木尔,汉名王保保,被迫退到黄河东岸的西格拉滩一带,他只和几位心腹冲出包围,抢夺羊皮筏子,渡过黄河,逃向和林,和林就是现在的蒙古共和国境内鄂尔浑河上游的哈尔和林。三狼济王、蒙古王昴空等带领小部分队伍沿屈吴山边战边退,藏身于屈吴山丛林中。

这是明王朝西征中的一次大胜仗,从此,蒙古政权大势已去,再也无力和中原明王朝抗衡。

【同期声—西北师范大学教授—李并成】:元朝后期的军事力量在这场战斗中基本被打散了,他们很难再组织大规模的反攻。在甘肃中部的白银一带,民间有大量的传说,就是蒙古皇室的后裔散居在会宁、靖远一带,人们习惯上把他们叫赵鞑子、马鞑子。

要讲清楚赵氏家族的来历,就不得不讲马氏家族的来历,因为,马、赵两家有着共同的命运。

那么,马氏祖先究竟是元代哪位皇族的后代呢? 对此,几个家谱均有记载,但都含糊不清。20世纪50年代由一个叫王介夫的人所撰写的《马氏族谱》,在其序言中写道:“溯马氏原系铁木耳之本姓。”另一本在20世纪60年代马玉书撰写的《马氏族谱》也写道:“马氏其先世以国为姓,系铁木耳后。”

这里的铁木耳究竟是指谁呢?已找到的家谱、族谱均没有做进一步说明,不过,从《光绪十六年谱》关于元末时“由汴都而北迁,至红罗以南渡”的记载中,我们大致可以猜测,“铁木耳”可能就是察罕帖木儿或扩廓帖木儿,扩廓帖木儿就是王保保,赵氏家族的先祖昴空也是追随扩廓帖木儿来到甘肃中部一带。

从《元史》记载来看,元末时,从河南起兵,最后到甘肃兵败的蒙古皇族就是扩廓帖木儿,而且兵败的时间正好是洪武三年,即公元1371年,这和几个家谱记载的马氏祖先“水浒走马至红罗以南渡”的时间完全一致。为什么说马氏、赵氏是蒙古皇族后裔,因为察罕帖木儿曾祖阔阔台、祖乃蛮台、父阿鲁温为成吉思汗四弟铁木哥斡赤斤的后代。而扩廓帖木儿是察罕帖木儿的外甥,后收为养子,在察罕遇刺身亡后,“兑其父兵”,与明军对抗直到兵败甘肃,北遁和林。

马氏祖先为什么要“由汴都而北迁,至红罗以南渡”呢?对此,几个家谱记载均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如,新中国成立之初,马氏族谱序中模棱两可地写道:“元末时干戈扰攘,烽烟四起,不无迁地为良之计。”《民国6年谱》序中也含糊其词地说:“元德既衰,举玉干金枝之盛充作琐尾流离之于。”等等。有的家谱、族谱甚至采取了回避态度。

【同期声—地方史学者—万全琳】:当时明朝要杀他们呢,赵氏、马氏这些放下武器的蒙古人实际上是藏起来了,隐姓埋名,封锁消息,不敢对外界讲他们的身世,一般也不记载,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方面的史料很少的原因,他们的后人对祖先的记载自然采取了隐瞒历史真相的做法。隐瞒历史,这是他们从祖上沿袭下来的习惯。

其实,赵氏家族、马氏祖先的隐居不是什么神秘之举,也不是一个家族的单独行动,而是在众所周知的历史大背景下,在明王朝推翻并最终取代元朝的历史演变过程中,作为元王朝统治集团上层必然要做出的历史选择和命运归宿。

公元1227年8月,“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结束了他波澜壮阔、震撼世界的一生,把一个庞大的帝国留给了他的后代。这个帝国经过15帝、163年的统治,又被新兴的明王朝所取代。

就在元朝帝国大厦行将倒塌之际,当年追随成吉思汗南下、平定中原、掌握权力、过着奢侈豪华生活的“黄金氏族”们再也不能照旧生活下去了。他们起来抗争,以图维护自己的统治。但在经历了越来越多的失败之后,他们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大撤退、大迁移成为他们无奈的选择。“不无迁地为良之计”。马氏祖先、赵氏先祖的北迁,实际上就是整个元王朝统治上层被迫北迁的一部分。

【同期声—兰州大学教授—杨建新】:马氏、赵氏祖先的北迁始终同依靠地主武装起家的察罕帖木儿和扩廓帖木儿为挽救元王朝进行的一系列军事活动联系在一起。元至正12年,察罕帖木儿和信阳人李思齐在镇压红巾军的过程中开始崛起于中原一带。后来他们占据了整个河南、河北,包括陕西,还有山东的大部分,他在平定农民起义中功劳很大,因功官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兼知河南行枢密院事,陕河行台御史中丞。至正22年,察罕帖木儿被山东降将田丰、王士诚刺死,那么,他的养子扩廓帖木儿继位。

扩廓帖木儿拥兵数十万,据守太原,对明军构成巨大威胁。洪武元年,扩廓帖木儿被徐达、常遇春所败,西奔甘肃,据守兰州、定西一带做最后的抵抗。第二年,明将徐达率大军出西安,捣定西,大败扩廓帖木儿于沈儿峪,沈儿峪在今天的甘肃定西市巉口镇。

《明史·扩廓帖木儿传》、《明史·徐达传》记载中对沈儿峪之战作了这样的记载:洪武三年四月,扩廓兵败,明军擒郯王、文济王及国公、平章以下文武僚属1860余人,将士8.45万余人,马、驼杂畜数以万计。扩廓又携妻子数人北渡黄河,奔和林而去。

扩廓帖木儿兵败以后,明军把蒙古军人及元朝大臣都留在了甘肃。除被杀和被抓者外,其余的都四散流落、自行逃命,会宁的黑虎赵氏家族、靖远的营儿门马氏祖先就在这流落、逃亡者之列。中沙沟的赵氏家族同样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逃到会宁黑虎岔的。

摆在他们面前的生死攸关的惟一选择就是隐姓埋名,被迫实行汉化。汉化首先要改为汉姓。为什么要以“马”为姓?

【同期声—甘肃省文物局原局长—马文治】:蒙古族爱马。马是他们的生活资料,又是生活中的伴侣,放牧、打猎、旅行、作战、娱乐等无不与马联系在一起。他们被称作是马背上的民族,马背卜打天下,马背上坐天下。所以,他们对马的赞歌也特别真挚和热烈,说它是“强盛之国的象征”、“草原英雄的光荣”等等。以“马”为姓,正好体现了他们的这些特点,同时也表现了他们对自己民疾性格、民族习惯的珍惜和忠诚。指马为姓,这就是营儿门马氏的渊源史。

蒙古王昴空带领随从在屈吴山辗转数年,最后躲到现在的会宁郭城黑虎岔和大芦的中沙沟一带,这时候已经是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

当时,郭城黑虎岔和大芦的中沙沟人迹罕见,非常偏僻,几乎没有什么交通,一般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进入到这深山里来的,明朝在现在的靖远县城设立了靖虏卫,那是对付黄河以西的蒙古余部的,对黄河以东蒙古残余势力,实际上明朝廷已经不再严格设防。

昴空及族人从此隐瞒了自己的蒙古身份、军人身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为了生存,昴空命族人以汉人自居,他们认为赵姓是天下第一大姓,百家姓中“赵”姓为先,便对外统称姓赵,数年后,明朝知道了他们归降的诚意,为他们赦罪并赐姓赵。赵氏家族发展到现在已经有数万之众,完全融合于汉民族。600多年过去了,一个曾驰骋亚欧大陆的马背民族,把他最后的生命力量,消耗到黄河以东的山川沟壑间了。

【同期声—《兰州晚报》社记者—王万盈】:2005年,会宁郭城一个叫黑虎岔的地方,听说有一座元末明初的墓葬被盗,我们到现场去看,看到一个典型的蒙古王爷的墓室,这就是昴空的墓。昴空是个真实的历史人物。

在2006年兰州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古今白银》一书中记载:“黑虎岔赵家直系祖先最早的族名叫乞颜,乞颜部首领叫也速该,正妻月伦生四子:铁木真(成吉思汗)、搠只哈撒儿、哈赤温、铁木哥翰赤斤,也速该在元世祖至元三年(1266年),追谥为列祖。黑虎岔、中沙沟的赵氏家族是也速该的三子,成吉思汗的三弟哈赤温的后代,“至元24年(1287年),其后裔也只里始封济南王,授驼纽金印,大德十年(1307年),其嫡孙朵列纳晋封为济王,授兽纽金印。其后裔世代袭爵。”

【同期声—地方史志学者—万全琳】:羌王金印的拣拾者赵仁普就是蒙古王昴空的后代。昴空是元朝的皇室成员,被封为济南王的也只里是昴空的嫡亲,羌王金印传到了昴空手里,在数百年间,又传到了赵耀堂和赵仁普手里,这个推理是极有可能的成立的。

【同期声—地方史志研究者、赵氏家族后裔—赵永胜】:昴空当年在蒙古军队中属于粮草官,相当于现在的军队装备部和后勤部,至今,族人们传说他手里有一个转粮运粮时所用的金印,这个金印就是一只小骆驼,是在蒙古军队在数年前对西北一支少数民族部落的战斗中抢来的。他们不认识汉字,他们看到宋、金、西夏人用印,便觉得好奇,在横扫大半个亚欧大陆过程中,他们用的都是抢来的印,蒙古王昴空的官印也是抢来的,说昴空手里的印就是羌王金印,是有一定道理的。

1939年,赵仁普发现羌王金印的地方正是昴空及其近亲频繁活动的地方。西部彩陶研究会会长、古玩收藏家周万章说,中沙沟附近的河沟里,还发现过古代匈奴人的黄金腰牌,他自己亲眼见过,现在在民间收藏,黄金的匈奴牌和黄金的羌王印之间有没有关联?是不是和昴空那段扑朔迷离的历史有某种联系?所有这一切,现在还是个谜。

这里有一个细节,羌王金印到底是赵仁普拣来的,还是赵仁普家族世代相传的?这一点,在后来的大量调查取证中得知,金印就是赵氏家族世代相传的,因为不小心辗转流落到宋家人手上,赵家怕背上一个丢掉祖宗传世之宝的骂名,就只能说是丢了。原来,羌王金印原本就不是拣来的,而是赵氏家族的传世宝物。

一件稀世之宝,一段旷世传奇。

夺去了羌王金印的宋家当然要找于自己有利的说辞。

中沙沟宋家的始祖叫宋荣山,是明朝的烟政官员,因犯事被明政府从南京应天府贬到西北,到了清雍正年间,他的后人宋可敬又东山再起,宋可敬是靖远大芦人,年轻时在川陕总督年羹尧手下任参将,和景泰人岳锺琪为同事,宋可敬在青海、河西一带队少数民族平乱战争中屡建奇功,被封为昭勇将军。

昭勇将军宋可敬的确是可敬之人,作为宋可敬后代的宋家三老爷,他千方百计抬出宋可敬,这也是为了证实羌王金印是他自家的东西而不得为之,他说,羌王金印是宋可敬从北京故宫里带出来的说法,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宋可敬是雍正年间人,约在1740年左右去世,而宋家三老爷1940年先后拿到羌王金印的时候他还是个中年人,宋可敬从皇宫里带出羌王金印是200多年前的事情,谁能说清楚,羌王金印这么贵重的东西,若真是宋可敬从皇宫里带出,那该是光明正大的带出来的,那就应该有个说法、有个记载。可是翻遍相关史料,并没有找到有关记载。令人惊奇的是,雍正三年二月间,雍正皇上给宋可敬御书“福”字一幅,宋可敬给雍正皇上曾上十七次奏折,历史连这等小事都记录在案,若真有羌王金印这样的贵重器物赠予了宋可敬,史料势必是要有个记载的。可惜,没有。

由此推断,宋家三老爷当年撒了谎,宋可敬不可能从皇宫里带出这个金印,这个金印也不是满清皇室的东西。

【同期声—陕西省博物馆—学者】:羌王金印的争议太多,但是有一个指向是明确的,那就是羌王之印,印上面刻着一行小字,“晋归义羌王印”,的确是晋朝羌王的一个印,这一点没有争议。这个金印是晋代北方少数民族归顺汉人政权的一个见证,这,也是这个金印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羌王金印,一个王朝衰败的见证。也是民族大融合、文化大融合的见证。

在会宁黑虎岔河大芦中沙沟一带的赵氏家族,至今还保留着诸如“不烧寒衣”,“取羊血祭天”的非汉化的习俗。

“烧寒衣”是指“寒食节”。每年的农历十月一,人们给故去的亲人火烧纸衣、冥币,意思是天冷了,给亡者送点取暖的衣服,这个习俗最早来自孟姜女哭长城,孟姜女丈夫万喜良累死在修筑长城的北方,孟姜女千里寻夫只等来丈夫的一堆尸骨,这个悲惨的爱情故事除了长城被她哭倒这一情节不符合事实,其他的情节可能确有其事。孟姜女把千里路上带来的寒衣只能在一把烟火中送与夫君,民间把这一烧衣寄托哀思的传统沿袭下来。然而会宁黑虎岔、大芦中沙沟赵家不烧寒衣,他们是蒙古人的后代,当年修筑长城就是用来对付他们的祖先的,如今,在赵氏家族历代的家训中,婆婆都会很严肃的告诉儿媳妇,咱们赵家不烧寒衣,不要问原因,这是家训,照办就是。

赵氏家族至今清明上坟时杀羊滴血祭祖。让活羊的血流着撒到地上,围绕坟墓一周,这也不是汉人的习俗,而是典型的草原蒙古人的习俗。

【同期声—《赵氏之根》主编—赵永胜】:赵氏家族的确是蒙古皇室的后裔,他们身上有蒙古人的血统,你比如说,现在的很多赵氏家族的后代,他们的长相就很像蒙古人。

 “游牧民族”、“岩画中的大角羊”、 “蒙古皇室后裔”、“驼纽金印”、“丝绸之路”等等,这些密集的历史信息解释了一个事实:西域的羌族归顺了中原的汉族,草原民族的背影留给了黄河中下游的中原王朝,武力的一时胜利最终淹没于如潮的民族大融合的文化洪流。

羌族的王拿着汉人朝廷赐予的金印,这是他接受人类进步的文明成果的必然选择,也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1000多年以后,作为蒙古人的战利品被蒙古王昴空所用。然而后来又被宋家三老爷抢走,买了一任民国时期的镇长,这显然是件让羌王金印蒙羞的事。

 羌王金印,现存于陕西省博物馆。

2003年的一天,有个叫赵映玉的靖远女孩来到西安,当她走进陕西省博物馆的时候,她在一个黄金的跪式骆驼前久久站立、久久端详,临走的时候,管理人员破例让赵映玉给羌王金印照了一张照片。几天后,赵映玉把这张照片拿到靖远大芦乡中沙沟的家里,她的爷爷就是当年拣到金印的赵仁普,年已古稀的赵仁普用颤抖的手把照片拿到放大镜下,凝视照片。他总算见到了这个金骆驼,虽然只是照片,见像如见物啊,赵仁普抚摸照片,老泪纵流。64年前的事,那个儿时的中沙沟,那个魂牵梦绕的金骆驼,那个从他手里拿走金骆驼的宋有福,很多很多事,涌上老人的心头。

2007年,赵仁普与世长辞。



分享到:

0条评论

网友留言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